人民画家网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大家艺闻 » 正文

人民画家网推荐中美协会员著名画家:行斌

 

 

 

 

 

 

大国文化的典范: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

 

为向党的二十大献厚礼,全面展示新中国,新时代国家文化软实力,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的巨大成就,我们特向中外隆重推介:中华大国文化之典范人物——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

行斌,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派诗、书、画、印大艺术的开创者,开新了一代风气,创造了真正的经典。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和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于2015年元月作出‘一代书圣、印圣——行斌’的隆重推举。特别自中国精彩推出:“中国核心艺术家: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大型艺术形象专题片成功地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大型电子显示屏展示推广以来,让世界真正了解了一个更直观更立体的中国艺术大家。成功地展示,“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及其“伟大的‘行派书法篆刻’”艺术,不仅博得全球更加广泛关注,而且真正让世人感受到了“东方大国艺术”的伟大生命力及其巨大的心灵震撼!

 

 

【附:行斌先生的“行派一线潮狂草”:《狂草‘兰亭序’赋》及其释文。请欣赏】

 

狂草《兰亭序》记

(何谓吾行派狂草之秘笈?……遂作此记。以应高朋之阵阵…与咄咄乞问。)

狂草乃通冠书艺、诗魂高境者专属。驾驭者是若持彩练之公孙氏起舞于钢丝绳巅也。其飞逸魂迹当在法度与规矩边缘时放时收,正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而发轫之神力则源自对篆、隶、蝌蚪、行、楷、草以及玺印、诗画及其……之阴阳布阵、动静互幻乃至……之苦修与通悟!凡功力不到极深和对法度的理解和掌握不够精确者难以……。

予尝求狂草之高境凡三十余载。其真如原是:书、印、诗、画,混沌阴阳之辩;万类交融之相;万物之形、之声、之光……之如决大川!也如春雷激电震长空!更如君朝万众……!还如……。呜呼!经典狂草应是众美合光之蜃景!撼目震魂之无形大象也。……其通幛散淡的清丽、高古与静穆更若急风骤雨后的一派暮之山安与万状苍茫——一种动静相生的,发乎无滞无碍、灵通透脱的超然境界及其人格与性灵抒导的深闳淡远的高妙书境!相反,概无根基、目空矩规之肆意妄为者的躁狂涂鸦,只能沦入津波扫东瀛之岩手,一塌冥冥之灾相也。

……

嗟夫!余每每狂草兴起,古人颂:“……右军之叙兰亭,字既尽美,尤善布置,所谓增一分太长,亏一分太短……。”及其“绚烂之极,复归平淡”……云云之赞叹总萦绕不去。何哉?是字体存异,而非书法本质有别乎!诚然,是羲之《兰亭集序》之“放达不拘,归于平淡”的一代书风与我行派狂草之高境实乃一理同脉之缘焉。

乙未三月初三丑时,趁着狂草《兰亭序》之余兴遂作此。是赋?是序?是……

?不知所以。就曰记吧!

丑石斋主人 行斌

 

翻开21世纪的中外美术史,行斌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巨星人物。系闻名中外的诗、书、画、篆刻艺术大师,“中国行派艺术”创始人。作为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先生竭尽全力所开凿的“经典的‘一代行派’诗、书、画、篆刻”之“大国经典艺术及图式”,不仅丰富,甚至彻底改变了千年以来“中国诗、书、画、印”已有的内涵和形式,特别从根基的架构上创造和坚实了“经典的中国诗、书、画、篆刻艺术”的“世界性高度”!

 

 

“行派‘一线潮狂草’”《晋·王羲之·兰亭集序 并跋》释文(125×1000cm)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公元二零一三年(农历)三月初三,乃《右军·兰亭序》诞生……。是日也,天朗气清……应众诗友、书朋之再三提议,书此并跋:

“行派‘一线潮狂草’”《王羲之·兰亭序》之后跋

大凡论及书法作品在书史之名气最大者,莫过于《王羲之·兰亭序》!然自唐至今,在唐太宗“一家之癖”之巨推……,虽促化了‘唐代赏法’……,但也滋长了“苛规森严”“死临斑摩”《兰亭序》之“习气”及其……笼罩书坛千余年……。这不仅与王羲之不流时弊,开新变法之“羲之变法”之‘精神本义’及其神机自运,风神飘逸之魏晋书风相违背,而且更与时代精神,特别是行派书法“重神轻形”,“以神为上”之“主旨”与“个性”相悖!故以我法示上也。是为跋。

时在公元二零一三年(农历癸巳)三月初三 行斌于丑石斋

“行派‘一线潮狂草’”《王羲之·兰亭序》并后跋

 

当然,作为(书画艺术)经典,它即涵盖了该领域代表了一个时代并能够影响到后世…乃至永久的审美风尚和最高成就的人物、更包括对经典的……。即:经典的人物,经典的作品、当然也包括经典的风格。行斌作为伟大的书圣、印圣,它不是呼唤出来的,更不是凭空产生的。它是我们伟大的时代所特有的文化情势、境遇的产物。更是伟大中国综合国力空前强大的……。蒸蒸日上的盛世和风造化了艺术家空前的文化自信心!在一个宽松大度、自信向上、强盛刚健的时代,才会产生象“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和由他开创的“大国经典艺术——一代行派’诗、书、画、篆刻”“大艺术”的。可以不夸张地说:行斌的“行派书法(篆刻)”以其宏逸博大,雄浑开放的阳刚大美奏响“中国伟大的文艺复兴”之先声!它是盛世中国奉献给中国书法(篆刻)史的一份厚重礼物!

 

 

1985年在桐庐与陆俨少、叶浅予在一起

 

一、伟大的书圣

作为伟大的书圣,欧阳中石先生在他的著名书论——《正论“一代书圣——行斌”》中指出:“行斌书法是开创性的和划时代的,堪若挟时代之气,成浩荡之势也!它以一种创造性的书法艺术实践,开辟了一种全新的技法体系和风格模式,开辟了全新的审美境界,承载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人文精神和时代内涵。他为书法演绎时代精神找到了一种恰如其分、十分完美的表现形式,而且以自己的丰富实践为这种表现和演绎找到和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笔墨语言。如今,行斌书法已是一个兼容并蓄的风格体系:所独造‘行派一线潮狂草’已是狂草史上经典的圭臬和天下第一!所独造的行派藤篆和行派草篆更是一种脱手而出的篆书体。并以‘古不乖时,时不同弊’之义蕴将篆书创作推向全新境界;所独享天下的榜书已不是简单地把字写大,而是开辟了一条与大幅巨障相匹配,以气势宏阔,阳刚大美为价值取向的行派榜书体系!”“……他(行斌)是书法史上真正实现了不受书体:真、草(特别是狂草)、隶、篆(包括甲骨、钟鼎、秦篆……)、行),尺幅形式及大小等的约束,不论小幅短札或立轴、或横幛、或扇面、或……,彻底打破了千年以来真、草、隶、篆及其狂草书法创作的‘禁格’和‘法界森严’,特别将狂草书法及篆刻的独造推向了一个近极的,贯以巨幅大幛的,气势夺人的……全新境界。他是书法史上真正从书法艺术的必然王国进入了自由王国,他更以其炉火纯青和登峰造极的境界真正成就了中国书法艺术的最高峰。……”

 

 

行派榜书:(125×760cm)

 

珍爱和平

“……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大家共同珍爱和平,维护和平……”

选自习近平主席《在纪念抗战胜利六十九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时在公元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行斌

 

吟文观作,我们倍感……他用大破大立的不铮艺术和气度,真正打破了自汉入晋至唐宋元明清:张芝、索靖、钟繇……羲献一路书风笼罩天下的审美惯性……,践行了他30年前首先提出并一再……的“行派大艺术观”、“艺术大国”之梦的初衷。赏析行斌的艺术大作,我们倍感:“伟大的行斌书法篆刻的全新和伟大,其“伟大的书(印)风”。真正蕴含着‘经典’的滋养和其背后深广的古法及其伟大的时代精神、中华传统文化源泉!”并坦言:“古今作书者,虽变化多端,但未尝乱其法度而显散乱蛮荒。而行斌书法或草或篆(刻)或正(行)楷……号称大开一代风气,而矩规不失道法,可见其非凡的今古会通功力和超乎常人的‘新’‘变’互融灵性”!……我们还看到:“伟大的行斌书法、篆刻”之所以独具“开山启后”之划时代影响力,其根本就在于:它始终在中国艺术的‘道’‘法’中迂游而路漫漫其上下求索;始终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求发展、求(大)正道、大变!……。其诗、书、画、印风格,虽先后曾数度改变,特别进入90年代后,真正开疆到“心志化空”般——诗、书、画、印交辉的境界。不论是诗、书、画、印的创作,还是“金石造像画”画种(具有‘金石味’的西洋具像式和中国汉画像式两种风格)、“藤篆”书体(‘借藤蔓及自然万象之体’,‘取秦(大)篆为骨’而自创之篆书体)及其独特之“篆刻‘印屏’”的独造,都是在继承‘优秀而丰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进行“行派‘艺术再造’”之……。更可贵的是:其技法虽数度变化、直至再创造,却始终能保持中国‘经典艺术的种性’及其传统特色,不论是极具‘开拓意义’的诗、国画、各种书体(特别是他的行体草书)及篆刻,还是其独造的画种、书体、印屏,都充分显示了他精深博大的文化修养和艺术创造才能!……

行斌独创的‘行派藤篆’和‘行派草篆’两种篆书书体,被誉为是书法艺术史上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合璧的经典!也是先生对中国书法史的最重要的贡献之一。……

 

 

行派楷书:《秦·李斯·谏逐客书》(长:6尺)

 

二、伟大的印圣

在中国书法(篆刻)漫长的发展史中,“印圣”之谓,最早见于1997年:中国古文字学家、著名书法篆刻家康殷先生在欣赏行斌先生书画篆刻时,对先生在中国国学、古文字学特别是书学及眼前大量‘铮铮劲拔’的‘行派甲骨、钟鼎、秦篆、古隶’及其‘恒光四射’的“行派篆刻”钦佩不已,兴而题词:“恭颂行斌大家——印篆齐皇。印篆者,治印、篆书也”;2014年沈鹏先生也是在欣赏行斌先生的书、画、篆刻业绩时欣而题写了“书圣千年 印圣古今”的著名题词。特别是2015年,时任西泠印社社长的一代国学宗师饶宗颐先生,对当代书、画、篆刻艺术之至善至美至高之当之无愧者——书圣、印圣行斌先生的书、画、篆刻和‘独创一派’的行派艺术赞不绝口!欣喜之际,兴致勃勃地挥毫题写了“书圣印圣,功垂百代;开宗立派,风行天下。——敬题行斌书印”的题词。饶老的题词,其分量之厚重,意味之深远,足以看出这位著名学者和篆刻大师对书圣、印圣行斌老师的无限赏识和无上之赞誉!特别自中国政府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而精彩推出《中国核心艺术家海外展播工程》中:“中国核心艺术家: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大型艺术形象专题片成功地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大型电子显示屏展示推广以来,让世界真正了解了一个更直观更立体的中国艺术大家。成功地展示,“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及其“伟大的‘行派书法篆刻''”艺术,不仅博得全球更加广泛关注,而且真正让世人感受到了"东方大国艺术"的伟大生命力及其巨大的心灵震撼!中国的《国际日报》以及美国的《华尔街日报》、《时代周刊》、莫斯科的《真理报》等多家新闻媒体先后作了专题报道。

 

 

行派篆刻(印屏):《金石造像颂邓公》(300cm×120cm)

 

释文:(从右至左)

我们的总设计师【(附边款)12cm×7cm】(1992年刻)实事求是【7.8cm×7.8cm(附边款)】发展是硬道理【10.5cm×10.5cm】(1992年刻)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12cm×12cm(附边款)】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9.5cm×9.5cm(附边款)】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12.5cm×12.5cm(附边款)】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2.5cm×12.5cm(附边款)】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13cm×12.5cm(附边款)】科教兴国12cm×12.5cm(附边款)和平统一【12.5cm×12.5cm(附边款)】一国两制【12.5cm×12.5cm(附边款)】

“行派篆刻印屏”《金石造像颂邓公》欣赏

这件创作于2001年的252×96cm的大型扇作——《金石造像颂邓公》的作品中,不仅那13方‘朱红色巨印’及13块‘深红色(注:传统为黑色)边款’乃是刀凿而成,就连邓小平同志的画像(注:小平同志‘面部’那饱经沧桑的‘质感’都表现的……)以及苍劲古老的松柏、雄伟的万里长城,还有深圳、香港等‘大型画面’也都是在‘巨大印石’上刀凿而成,然后再用他那——‘行派’独创之‘技法’再现于‘画面上’的“金石造像画”(行斌先生独造的“金石造像画”,分为‘西洋具像式’‘和‘中国汉画像式’两种风格。该作即典型的: “‘行派’‘西洋具像式’金石造像画”)!

 

作为伟大的印圣,行斌不仅将“中国篆刻”推向了全新境界,而且真正把“中国印”‘玩到’了‘极致’。众所周知,明清至近现代的篆刻,流派纷呈,是篆刻史上继:秦、汉印之后的又一鼎盛时期。……然21世纪的“中国‘行派’篆刻”,彻底打破了这几千年来形成的篆刻格局。被誉为篆刻史上继赵之谦、吴昌硕之后,直开现代篆刻大写意新境第一人。特别进入90年代后期,其“篆刻语言”开江到全新的‘诗意化开拓’时期。尤其在:开发和直造“其‘篆刻线条语言’的把握和‘开化’能力”的千锤百炼中,终于造化出:为“行派”所独用的,“一以贯之”的“行派篆刻”之“布阵法则”以及“形质:‘神’‘貌’定则”。并将‘线条’语言”及“‘刀法’风格”推向了极值!

 

 

写意国画:《云归处观林壑图》九四年秋写意(宽4尺)

 

……展观他新近为中外大师,名人名作创作的大小不等的各种印作,大至20公分见方的巨印,小至不足1厘米的子玺,方方布局疏密有致,笔意雄浑奔放,用刀刚健泼辣,每每治印信手随笔(刀),粗放斑驳,看似冲、切、顿、挫随意,但巧意匠心却隐居其中,更见印面灿烂石花,磊磊落落,生机蓬勃,增添着随意凿成的风格。同时他的边款也极具精炼清雅:篆、隶、草、楷、行各种书体……所刻造像、肖形更是神完意足……真正体现了作为伟大的印圣,于方寸天地,游刃有余;巅峰驾驭,兼总众美的伟大创造。明眼人一看便会感知:……那:既极具殊今异古之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又饱含“痛快爽利”之时代精魂……也的确“自古无此面目”——经典的“行派篆刻独造”中:先生物我两忘,通过‘红’‘白’、‘虚’‘实’的‘殊’‘幻’“交合”,再通过疏与密、粗与细、虚与实的对比和自然合理分布,大胆将其独创的‘藤篆、草篆书体’,通过‘点线’与‘逸趣’结合、‘藤屈’‘蔓萦’,‘象鼻伸卷’、虬躯交叉配置的艺术手法,造化出:行派:“逸格印(亦称‘草篆印’。以‘多字印’为多)”和“藤篆印”——(字法、布阵‘直取法’于“行派草篆”“行派藤篆”),并在其篆刻的独造中,通过‘独特而娴熟老道’的刀法:或切……或冲……或切冲、或冲切相加……或……进而奇迹般地显现出:“篆刻史上真正独具划时代意义”的——行派“疾、涩、藏、露”的“篆刻线条”。它首开:将篆刻与书法语言“相对应”——亦即与——先生首创的“以取‘涩’势”而展开的行派‘经典而独特’的:“推流入沙”“接墨换锋”“横麟竖涩”“解绞和散”“随按随提”之“光润滞涩”等“行派书法‘线条’与‘笔法’”实现了历史性的自然交织与互现:这种将“篆刻线条”与“书法线条”、篆刻“刀法”“刀味”与书法“笔法”“笔意”的“有机化合”和“互化互现”的“互为印证”正是行派篆刻——达乎印之‘道’……而引领篆刻‘直达艺术最高峰’的“标志性突破”!它与先生多年来所独造的“‘残损‘之法”恰到好处的“互辅相成”……更使行派篆刻:即‘血’‘肉’活现!又洒洒落落、刀痕斑驳!即苍茫万状、雄健率真,险峻自然……又极其严整、诗画铮铮!真可谓:“直造巅峰的一代‘行派篆刻’”也!其匠心独运,耐人寻味!

 

 

1989年10月在香港国际画廊隆重举行的行斌的“丑石书画篆刻艺术展”开幕式盛况。(注:丑石乃行斌先生笔名)

 

……它——不仅以“法”体现了行派:“用合于‘道’之‘方式’来反观印之形”的“治印宗旨”,也自然铸就了“行派篆刻艺术”之开山而启后的划时代历史之功。……而更通过先生大量篆刻作品中:气韵恢弘,不可端倪,风骨烂熳,大气磅礴的篆刻气象,不仅使我们清晰地领略:作为伟大的“书圣”和伟大的“印圣”之‘印学’的渊源和运筹帷幄之掌控‘宇宙’的胸怀……,也充分印证了先生——作为真正的篆刻大师之不受作品尺寸所限——之转益多师,取精用弘……和“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之历史地位。

 

 

1989年初春由荣宝斋和中国书画家协会(中国书画家联谊会前身)中国书画研究会(社)中国书画学会等主办的行斌的“丑石书画篆刻艺术展”先后如期在荣宝斋二楼南大厅和……。这是展览开幕当天先生与启功、董寿平二位大师在一起。

 

 

1998年和一代诗人、书法和佛学大师,时任西泠印社社长的赵朴初先生在一起

 

而“行派篆刻‘印屏’”的开创更是前无古人的!,它是先生为“:实现“篆刻能为‘全人类通读’”之艺术理念……及其展厅效应,通过——围绕:以‘彰显篆刻’内涵为目的,将篆刻、篆刻款识(边款)、‘金石造像画’及诗文、书法并用,互为印证,合而为一,并以其结合在一起的力度,耳目并用般让争赏者领略那仅靠‘篆刻本身’所无法解读的‘篆刻交响诗’!它是‘行派’:“诗、书、画、印一屏融之”艺术理念的经典再现!(全文引自《中国当代书法史》)

行斌独创的‘行派藤篆’和‘行派草篆’两种篆书书体,被誉为是书法艺术史上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合璧的经典!他独造的:“金石造像画”画种(具有‘金石味’的西洋具像式和中国汉画像式两种风格)、及其独造之“篆刻‘印屏’”在中外书画史学界、艺术界享有广泛高度赞誉,并载入艺术史册。而这些都集中在先生一人身上,就不能不让中国乃至世界为之惊叹!……

 

 

2015年的(端午节),一代国学宗师,时任西泠印社社长饶宗颐先生为行斌先生的题词

 

 

2014年11月,欧阳中石先生的题词

 

三、‘伟大的书圣、印圣’及其时代意义

……面对先生的艺术伟业,我们倍感敬畏。但人们自然会问:行斌作为伟大的“书圣”“印圣”,真有这么伟大吗?我们说先生的伟大不仅取决于他‘伟大的人格魅力’和“致广大、尽精微”的大美境界,更取决于他总百家之功,极众体之妙和不加修饰,达乎自然天成之风神盖代的自由精神!……他是艺术史上屈指可数的全能艺术大家,其诗、书、画、印堪称四绝。当然,中外艺术界普遍公认的他的真正与伟大,还取决于他伟大的“‘大艺术观、艺术大国’思想”指导下的“艺术创造精神”及其“不仅为往圣继绝学,而且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手笔’为中国艺术造新法、开绝学”之伟大之举!比如:他不仅把中国书法篆刻(包括真、草‘特别是狂草’、隶、篆、行)艺术开江到一种“互为营养,杂糅相嵴的全新境界”,创造出了令中国艺术耳目一新的行派藤篆(包括藤篆印)和行派草篆(包括草篆印);对中国书法(包括真、草‘特别是狂草’、隶、篆及其甲骨、钟鼎、秦篆、行)用诗、书、画、印,特别是中国哲学的‘综合思维和眼光’进行了全新的‘灵根再造’;创造性地用“诗境及其‘诗的语言’”对中国书法(包括真、草‘特别是狂草’、隶、篆、行)、篆刻进行‘体系性’创造(作)和诠释的先河。……就以先生‘为往圣继绝学’来说吧:首先是他历史而唯物的‘直越雷池的治书境界’:也因此,我们会在他的书法中看到:即吸收了‘二王’“绞转笔法”和“(时而是‘王羲之书’之)不急不迫的‘运(行)笔”的优点,时而……。但又对历史上被人认为“王书过于姿媚而少雄壮之气”以及“由于思想方法和认识上的局限招致缺乏民族气节”等等……打破和革故了‘王羲之书’所淡出的“有女郎才,而无丈夫气”(唐·张怀瓘评王羲之)……以及“……古来草圣无不知,岂不知右军与献之,虽有壮丽之骨,恨无狂逸之姿。”(唐·任华诗)之弊……包括历史上著名的如:祝允明狂而不肆……虽狂但乏神无势,缺少发乎情性的神采气韵……等等,他还对历代书家因使才而时入轻薄,求端庄却入板滞之弊进行了大胆的革造。我们可从他的书法:无论是“行派‘一线潮狂草’”还是行、楷书或篆书,用笔之从容,笔端变化之丰富中明显的看到:(比如他的‘一线潮狂草’)不仅比怀素笔下多致,而且不急不迫,不仅没有怀素由于用笔瘦硬,纯用中锋,而表现出的起伏提按变化不大和只顾用笔迅疾而造成的轻重缓急无甚变化……之弊。又融入了画意意象美和他独到的‘印章的单刀直入式’简洁为上的明快与……直至以虚胜实,以一当十之篆刻布阵之法。他还总结了历代草书大家转折处太猛、不自然,或章法考虑太多和过于求变化而失气韵,以及王铎草书的行距疏空,字距茂密,使狂草书法的“情感容量”趋于‘欣赏乏味’和墨法上虽“数百年仍见润泽”但忽视了“流于造作”等不意垢迹……。

……鉴于行斌先生对中国书法篆刻艺术的伟大贡献,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和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于公元二零一五年,作出了《一代书圣、印圣行斌》的隆重推举。(全文如下)

 

 

《范仲淹·岳阳楼记》中:“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一段【6.2x6.2cm 辛未年(1991年2月)刻】

 

一代书圣、印圣行斌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隆重推举‘一代书圣、印圣——行斌’及其:由行斌先生开创的经典的“一代‘行派’诗、书、画、印‘大艺术’”。正如中共中央宣传部所指出:

“……中共中央宣传部特郑重严肃而隆重地推举‘一代书圣、印圣——行斌’及其:由行斌先生开创的经典的‘一代行派诗、书、画、印大艺术’。作为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及其共同主办此次大型活动的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国家画院、中央美术学院及其组织委员会和专家委员会,尽管我们一再认为‘书圣大师的产生不可能一蹴而就,……最起码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历史接受和检验过程!因为历史上已经盖棺定论或被举世公认为书法大师,皆为身后事……特别是‘一代书圣、印圣’更属‘深远而漫长的历史定位’。但我们及其组织和专家委员会还是在非常郑重而严肃地纵览漫长的书法篆刻史时惊奇地看到:从先生近半个世纪的书法(篆刻)艺术人生和在漫长的书法史中——‘经典的行派书法(篆刻)’不仅将中国书法(篆刻)之‘感情容量’和‘文化内涵’扩展和通达于‘最广大’之‘境界’,而且更以其:深具极其宽广的中西文化视野。他的艺术是真正意义上用精神照亮人的审美世界的!其艺术及其博大之精神,已事实地成为书法史中最中坚的支撑和重镇,并已事实地成为厚重的书法篆刻传统中最为辉煌和灿烂的永恒象征!被誉为:‘……行斌后千年无人可逾越’!!……他以‘行派书法(篆刻)’‘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的‘永恒经典’‘独造’真正赢得了书法史!……更赢得了中外艺术界所一致公认的:‘一代书圣’和‘一代印(篆刻)圣’!……”

 

 

行派篆刻(印屏):《屈原·橘颂诗》(80cm×20cm)

 

(一)《屈原·橘颂诗》全文印(二)深固难徙,更壹志兮。(三)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四)秉德无私,参天地兮。【注:4方巨印皆8cm×8cm】

 

为隆重介绍‘一代书圣、印圣——行斌’在世界艺术史的特殊地位和艺术成就,及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我们特以中英文对照的形式来重点展现其最具时代感、历史感和民族感的“行派”绝世精品,真正以“真善美”让众人感知“一代书圣、印圣——行斌”及其:由行斌先生开创的经典的“一代‘行派’诗、书、画、印‘大艺术’”魅力以及精髓所在。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2015年元月

 

吟读推文,再面对先生的艺术伟业,我们倍受感动……。我们亦真正地看到了一代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先生的巨大存在!……在这“展示大国艺术风采,铸就中华文化辉煌”的美好时刻!我们也衷心地祝愿:行斌的“艺术峰韵”和“伟大的的书法精神”彪炳史册,烁之千代!

 

 

《屈原·橘颂诗》全文印(8.5cm×8cm)

 

 

行派篆刻‘印屏’:《孔子·大同说》(30cm×70cm)

 

【篆刻释文:(自右至左)】

“(1)大道之行也,(2)天下为公。(3)选贤与能,(4)讲信修睦,(5)故人不独亲其亲,(6)不独子其子;(7)使老有所终,(8)壮有所用,(9)幼有所长,(10)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11)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为大同。”

 

 

行派榜书:澄澈(8尺整张)

 

天宇澄澈,乾坤朗朗。万千和谐,秋高气爽……此乃登高远望之大境界也。丁亥年八月十五有感而作 行斌(8尺整张)

 

 

写意国画:《南迦巴瓦》(宽4尺)

 

曲径仙游入林芝,云开南迦巴瓦峰。缘是偶尔露峥嵘,沉雄俊琦云烟臻!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斯年五月十日,一行六人到林芝。十一日正逢云开。神山之美,令人……。行斌于二零一五

 

 

 

 

大型艺术经典专辑《一代天骄书圣·行斌》2017年3月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出品(大8k精装豪华版)。

 

 

大型艺术经典专辑《一代天骄书圣·行斌》前言

 

 

大型艺术经典专辑《一代天骄书圣·行斌》编辑单位及其委员会

 

 

大大型艺术经典专辑《一代天骄书圣·行斌》第9页

 

 

2013年10月,欧阳中石先生的题词。首次发表在2013年出版的《当代中国书画名家作品鉴赏——盛世收藏 红色宝典》

 

 

行派巨印(巨幅书画用印):法自然(18.5cm×18cm)

 

 

曹操《观沧海观沧海》(62×248cm)×4)】之一

 

 

曹操《步出夏门行之观沧海》(62×248cm)×4)】之二

 

释文:

《观沧海》选自曹孟德组诗之——“步出夏门行”第一章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一)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二)

 

 

《沁园春词二首》【(58×248cm)×4)】之一

 

 

《沁园春词二首》【(58×248cm)×4)】之二

 

 

《沁园春词二首》【(58×248cm)×4)】之三

 

 

《沁园春词二首》【(58×248cm)×4)】之四

 

译文: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一)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二)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行斌敬书《毛泽东·沁园春词二首之雪词》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三)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行斌敬书《沁园春·长沙》辛丑八月二十六于芙蓉宾馆并后记:节日之芙蓉宾馆,虽观瞻人众,但凭借……然 行斌(四)

 

【(第三屏‘中缝上’释文)附记】近年来不断有书法同仁通过‘微信’发来……。今有湖南北京等地书家一行五人,趁着国庆假日带其书法新作驱车前来……。尤是湘南名家所书行书大作——《沁园春词二首》甚感……。然美中不足之‘硬伤’(指行书)却令我……。是的,行书法度之严谨实乃是对作者在楷法…草法及其书路之广博,功力之深厚…乃至悟性…诸造诣之浅深之……。 辛丑八月二十六于芙蓉宾馆 行斌

 

 

 

篆刻释文:(自左而下至右)

翰墨千秋(封泥印2.8×2.8cm)既雕既琢,复归于璞(封泥印:4.8×4.8cm)李永忠(玺印2.7×2.7cm)泉石私印(2.6×2.5cm)清华(3.5×3.5cm)肖形猴王(5×5cm)【附边款:搜尽平凡,取神遗貌,得不似之似乃吾创作肖形印之真意也。壬申年八月行斌记】甘肃省第二届书法篆刻新人新作展(2.3×3.5cm)朴拙(肖形四灵)(2.3×1.4cm)论道(0.8×1.7cm)利基(2.9×2.9cm)肖形狗(0.7×0.7cm)徘徊于秦砖汉瓦商卜周鼎之间不知去向【1.8X1.8CM附边款】、(1.6×1.6cm)】戊寅(肖形虎)(1.2×1.8cm)肖形(牛耕图0.9×0.9cm))书印恒光(子玺1.1×1.1cm)丑石斋(1.×1.cm)乳臭未尽之人(子玺0.9×0.9cm附边款:取秦诏版笔意刻之)郭层城(2.8×2.8cm)全文印《赵朴老·为西泠印社题诗》·“西泠诸子多铮铮,不袭古貌取其神。摒除奇巧重风貌,待看推陈以出新。”(2.5×2.5cm)】丙子岁(肖形鼠2.8×2.8cm)印从书出(5×5cm附边款:善书法者,治印有笔有墨;善章法者,治印有神有意;善刀法者,治印裁顿合度。三者具备则臻完美。)刘明星印(3.6×3.6cm)全文印:浙皖有嶺【附边款:百年前的印坛有方圆分驰,南(浙派)北(皖派)对峙之说。故作此印。祖籍长安终南山下(子玺:附边款:红白相生乃玺印布白之道也,此印得之0.9×0.9cm)癸未(肖形羊0.8×0.8cm)祖籍长安终南山下(子玺:附边款:红白相生乃玺印布白之道也,此印得之0.9×0.9cm)《赵朴老·为西泠印社题诗》(5.5×5.5cm)【附边款:“篆该力追秦汉远,功深自有神来腕。刀锋所到意有余,异识齐飞称浙皖。西泠诸子多铮铮,不袭古貌取其神。摒除奇巧重风貌,待看推陈以出新。”】肖形印——弈鞠图(4.3×4.3cm)【附边款:刻于中国足球甲A联赛之际……】永永无穷(2×5cm)边恺之玺(玺印1.8×1.6cm))拙不易(1.2×1.2cm)

 

 

全文印(见上图):《赵朴老·为西泠印社题诗》边款(宽5.5cm)

 

 

行派巨印:《珍爱和平》(20×20cm)

 

 

行派楷书《宋·苏轼·留侯论》(长6尺)

 

 

 

篆刻释文:(自左至右)

辉耀九州(9×9cm)和平统一(9×9cm)祥光北指(9×11cm)全文印:《赵朴老·为西泠印社题诗》(5.5×5.5cm)【附边款:“篆该力追秦汉远,功深自有神来腕。刀锋所到意有余,异识齐飞称浙皖。西泠诸子多铮铮,不袭古貌取其神。摒除奇巧重风貌,待看推陈以出新。”】初生牛儿不畏虎(子玺0.9×0.9cm)【附边款:元朱文宜细宜工。然细则易弱,工则易板。何以得到醇雅宁静之艺术效果?余在线条之变化,刀法之锤炼,文字之修养上有所感悟。何如?请指正之……】乳臭未尽之人(子玺0.9×0.9cm)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7×7cm)肖形狗(0.7×0.7cm)浙皖有嶺【附边款:百年前的印坛有方圆分驰,南(浙派)北(皖派)对峙之说。故作此印。(1.6×1.6cm)】书印恒光(子玺1.1×1.1cm)乳臭未尽之人(子玺0.9×0.9cm)既雕既琢,复归于璞(封泥印·附边款:吴昌硕《西泠印社记》4.8×4.8cm)肖形人物【附边款:搜尽平凡,取神遗貌,得不似之似乃吾创作肖形印之真意也。此印已流入日本,今又重刻。壬申年八月行斌记】}(4.8×4.8cm)

 

 

“行派篆刻印屏”《金石造像——颂奥运》欣赏

 

行斌的篆刻‘印屏’”的开创是前无古人的!它是先生为“:实现篆刻能为‘全人类通读’”之艺术理念而……。在著名的《金石造像——颂奥运》(四尺整张)作品中:四方(20×20cm)朱红色巨印:“和平、友谊、进步。”、“以人为本,大众参与。”、“更高、更快、更强。”、“公开、公正、公平。”与‘同刊于石’的四方黑色款识(边款)交相辉映,自然散布于:以奥林匹克会徽---‘五环’为主题而精心创作,且设色典雅的“行派‘金石造像画’”——《同在五环下》作品[即:具有‘金石味’之‘中国汉画像式风格’的金石造像画]之间。……该作以其‘惊世’的东方神韵被当年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称作“奥林匹克运动史上最美的艺术作品之一”。它是——以‘彰显篆刻’内涵为目的,将篆刻、篆刻款识(边款)、‘金石造像画’及诗文、书法并用,互为印证,合而为一,并以其结合在一起的力度,耳目并用般让争赏者领略那仅靠‘篆刻本身’所无法解读的‘篆刻交响诗’!也是先生:“艺术源于自然,又复归自然”之“艺术意境之极境”在“篆刻独造领域”的一个艺术再现。【注:作品中四方红色巨印下的“四块(黑色)边款”中先生对奥林匹克的“宗旨、体育实质、进取精神、法治原则”用最新版的‘国际奥委会章程’做了具体刊释】

 

 
(文/小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6-23 08:58:49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30262     评论:0
免责声明
• 
本文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arthuajia@163.com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