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画家网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大家艺闻 » 正文

喜迎党的二十大绘画作品选——著名画家朱正发


 

4653474_161531990109_2

 

图片1

 

艺术简历

朱正发,江苏句容人,1963年生。

自幼喜欢画画,至今五十余载;早期人物花鸟山水均习,大量摹本宋元画风;80年代得益诸多名家指点,且青年时期从业于工艺美术专业设计工作,典定了一定的绘画基础,本世纪初开始中国画创作,主攻山水画。

中国艺术研究院2008届山水画创作研究工作室研究生课程班,颜真卿书法研究院院长、江苏省句容市书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省书法研究院特聘书画家。其作品多次被中国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人民网、新华网、北京日报、百度百科、腾讯新闻、江苏省文化厅、文新传媒等多家媒体多次报道;多次参加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展览。

2007年作品《茅山仙境》被中国艺术研究院作为新春特等礼品收藏。有多幅作品被日、美、港、澳等收藏。

2008年作为大型主题长卷“永远的丰碑”组委会秘书长率队赴全国各红色根据地写生采风,其间与各地书画名家进行了广泛的交流。

2009年至2012年历时四年写生创作了长109米,高1.25米的家乡句容百米山水画长卷《句容胜景图》,并得到业内人士的广泛认可。

20138月《句容胜景图》由江苏省美术家协会、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主办,在江苏省美术馆首次展出。

201310月《句容胜景图》应第九届海峡两岸文博会组委会邀请赴厦门主会场展出。

20155月由江西六套主办在南昌古玩城举行朱正发“墨韵江佑”江西山水风光写生作品展。

20158月,作品《太行人家》入展中国美协主办的2015“万年浦江”全国山水画作品展。

20163月,作品《太行人家》入选首届江苏美术奖。

2016年至2017年成功主持筹办“颜真卿杯”魅力句容全国书画展。

201866日,作品《生机》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神圣长白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8722日,作品《万年浦江》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2018“万年浦江”全国中国画(工笔)作品展。

2018831日,作品《期盼》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伯年国艺”全国写意人物画展。

2018105日,作品《层林尽染》入选2018扬州美术双年展。

20181010日,作品《秋野寒鸭图》被中国美协主办的南田风骨--第三届恽南田全国花鸟画作品展评为入会资格作品。

20181015日,作品《待发》被中国美协主办的第三届中国民族美术双年展评为入会资格作品。

201910月,作品《千里江山一日还》入选共和国礼赞-江苏省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美术作品展。

20191029日,作品《茅山颂》入选天安门管委会举办的“拓丹青画卷和盛世新声”优秀中国画山水花鸟作品公益展,在正阳门展出并被收藏,其作品将用于天安门地区重要场所环境布置。

20217月,作品《秀色江南》第二次入选天安门管委会举办的建党100周年“忆峥嵘岁月 壮红色画卷”作品展并收藏,其作品将用于天安门地区重要场所环境布置。

20219月,作品《驼铃响遏山雪飞》入围百年华彩—2021·中国百家金陵画展。

 

《待发》220×180cm 第三届中国民族美术双年展入会资格(中国美协主办)

《待发》220×180cm 第三届中国民族美术双年展入会资格(中国美协主办)

 

栖居与超越

——论朱正发先生的山水画

 

一、栖居与乡愁

宋人郭熙云:“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画凡至此,皆入妙品。但可行、可望,不如可游、可居之为得。”由此而知,山水画之妙品,犹在可游与可居也!“游”者乃画家之闲情逸致使然,古代士君子“游于艺”之谓也。魏晋陆机尝云:“精骛八极,心游万仞。”亦此之谓也。“游”乃搜秒创真,“游”乃搜尽奇峰打草稿,“游”又谓观乎造化也。兴起而游,游止而居,故谓山水以可游居而形胜也!

 

《驼铃响遏山雪飞》240×180cm

《驼铃响遏山雪飞》240×180cm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有诗为:《人,诗意地栖居》,虽云诗意阑珊,而人云亦云者甚众,而深明其栖居者寡矣。何谓栖居,首要诗情,若无诗情,何来画意,诗画益彰,可游可居。故总而言之,诗意栖居者,乃有精神之家园可归也。精神家园,魂牵梦绕,诗画意匠,又谓圣洁之境也。

 

《生机》240×130cm 神圣长白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美协主办)

《生机》240×130cm 神圣长白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美协主办)

 

朱正发者,江苏句容人也。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之后裔,与清代之八大山人,石涛僧同宗也。八大山人与石涛亦常游金陵与句容乃至扬州之地,若再远溯其历史,唐之颜真卿,宋之王安石,苏东坡与米芾,南宋之朱熹,元之陆九渊,明代之王阳明,清代之笪重光,近代之康有为等不胜枚举。则由此而知,句容乃人文荟萃,物华天宝之地也。

 

《万年浦江》(新)240×200cm

《万年浦江》(新)240×200cm

 

朱正发先生,是著名山水画家。山水画对于世界文艺而言,不仅是绘画,更是人文现象,又缘于山水画隶生于中国古典哲学系统。故宋代之邓椿云,“画乃文之极也”。刘勰又云:“人文之元,肇自太极,幽赞神明,易象惟先。”山水画又乃人文山水之意象也,因此之故,人文意象之山水乃画家之精神家园。朱正发的笔下山水,不仅是笔情墨趣所描绘的家山梦境,更是维系中华民族五千年美丽家园的蓝图。亦有人声称,文艺作品的核心思想都是由乡愁而缘起。

 

《千里江山一日还》240×200cm

《千里江山一日还》240×200cm

 

笔者也认为,朱正发的山水画也是由乡愁而慢慢展开的,他对家乡句容有着十分浓郁的感情,这也来自他作为艺术家的一颗赤子之心。道家之茅山,律宗第一名山之宝华山,成为他笔下经常表现的素材,也常常以此家山为“师造化”创作出惊世之杰作。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仅对家乡有着无比的深情,同时也是真正的爱国主义者。如果说朱正发先生的山水画牵系着他的一份至诚的乡愁,也必然启迪同道,成为时代的丰碑。每个人都有乡愁,但是并非每人都有文心,惟有可贵之文心,方可绘不俗之境。有趣方可不俗,神思可至高格。朱正发的山水画依然在构筑他的意味深长的艺术与人生之旅。

 

《层林尽染》240×200cm

《层林尽染》240×200cm

 

二、万趣与神思

山无积土,竟生杂树荒草,四季争秀。水无渊源,常有流泉挂瀑,终岁润泽。此山水之玄与趣也,趣者,有意味矣!人亦同于此也,人无趣则迟钝呆拙。“仁者乐山,知者乐水。”或曰:“山水以形媚道,质有而趣灵。”二者皆人与山水之趣融合也。以趣观山水,则山水妩媚如仙。以趣待生活,乃艺术人生也。严羽又曰:“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此亦有趣也,作画为文皆不可无趣,甚或以多趣乃至万趣者为妙耳。

 

《军港神韵》240×160cm

《军港神韵》240×160cm

 

画家朱正发先生诚乃多趣而有禅悟之人。句容虽有千年文明,道禅二山名闻遐迩,然其景亦不过几处土丘,两湾泓水。缘于画家有趣,故望其累土可成群山万壑,临一湾幽潭,乃成笔下汪洋。于是乎,王微云:“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以判躯之状,画寸眸之明。”想同此也。其实又不尽然,仅有趣者乃能成其艺乎?趣为神思,趣亦为通禅也哉!

 

《墨韵姑苏》190×80cm

《墨韵姑苏》190×80cm

 

成功之山水画家,必然多以家山为创作对象,这显然是一个相对主义的论断。山水画家内心藏千山万水,无论是视觉经验的世界山水,还是超验的灵感世界山水,一起皆统摄于他的笔端。纵观朱正发先生多年的山水画创作,无不验证这一亘古不灭之艺道宏规。余观乎其家山写生墨稿,笔墨之精妙,取景之匠心独运,无不让人惊叹。石涛云:“笔非生活不神,墨非蒙养不灵。”画家朱正发先生亦与生活蒙养而有所悟也,若不臻于此境,其笔锋下何以决出生活,画幅中何以寄予性灵。他的《句容胜景图》、《茅山颂》、《秀色江南》、《烟雨瓦屋山》、《赤山印象》等家山系列之作品,更是以神思与禅悟,以及生活与蒙养之情境来创作的。除此之外,他还有许多以祖国大江南北的山水与古迹名胜,乃至古诗为其师造化。如《太行人家》、《万年浦江》、《层林尽染》等作品。

 

《太行人家》200×200cm

《太行人家》200×200cm

 

“移天缩地在君怀”这是造园家的手法,也是山水画家的惯常思维。朱正发先生的山水画写生与创作也是擅于援用“移天缩地”之法的。宗少文尝云:“竖画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廻。”此又与南朝之宗少文心有戚戚焉。朱正发先生以画为寄,以画为乐,故其趣多维,其神思亦接千载。趣途千里,山水如画,笔墨传情,其动情者,无非家国也。

 

《太行颂》180×90cm

《太行颂》180×90cm

 

三、山水与家国

唐时乃分:山水打头,界画打底。又历经宋元构筑荟萃,山水乃吾国绘事之宗也。何以言之,山水可行,人之攀行也,山水可望,仰观宇宙洪荒,山水可游,游目骋怀足以神游乾坤,山水可居,安居乐业颐享天年。故人间万物无不成景,世间万象皆可入画,又,山水画既可纳人间万物,又可囊括世间万象。如此又可知,山水画之难也。山水画之难,首在取景,亦谓造境。境有三界,画以如此。明人高炼云,物境,情境,意境也。画惟以意境难也,吾国自古以诗论画,或以诗喻画,即以诗境言说画境也。

 

《茅山春雪》180×90cm

《茅山春雪》180×90cm

 

朱正发先生的山水画之整体风格以雄浑为主,雄浑者何?司空表圣云:“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匪强,来之无穷。”这是诗品,亦是画品。鉴赏朱正发的山水画,从作品之内容来说,可谓“具备万物,横绝太空”。如他的《句容胜景图》以百米之广,浓笔重彩表现家乡山水之美。从画面具体之物象描绘的视角而言,则又以书法用笔入画,此又暗合“骨法用笔是也”。再近观其质,用笔松动,墨韵天成,其千笔万笔,积健为雄。有趣的是每个物象之间又是虚实有致,一直保持其“反虚入浑”之境地也。如若再整体观其画,则山水之势,如天崩地坼,又若壮士凯旋而归,其气霄云汉者焉!朱正发先生之山水画大幅气势如此浩翰壮阔,小画亦然。寸纸尺牍之间,尽显画家正大之气象,但凡如此,方可真谓“荒荒油云,寥寥长风。”

 

《轻舟已过万重山》180×50cm

《轻舟已过万重山》180×50cm

 

苏东坡观吴道子画惊赞而曰:“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此乃画中气势夺人乃至撼人者乎,余谓画家与画作二者气势合一,乃能臻此撼人心魄之境也。曹丕尝云,文以气盛。文与画皆需气与格也,气又乃作品之气息与气质焉。唐人张彦远又谓骨气形似也,余以为气者,山水画之生命迹象也。南朝谢赫《六法》论中首推“气韵生动”,此中大意亦谓作品之生命力云云。谢赫六法初为品评人物画,随后推而广之,可通用于一切文艺作品。朱正发之山水画其气势雄浑仅为画之格韵,于山水画作品本身而言实属可贵。作品即人,也就是说山水画的格韵又是画家人格力量的折射。当下流行说法就是得江山之助,何谓得江山之助呢?

 

《秀色江南》365×110cm

《秀色江南》365×110cm

 

山水画衍生的物质基础是以农业生产为根基的农业文明,这一文明的主要文化特征是安土重迁的乡土情蕴和家园情结。祖辈们耕耘播撒、辛勤劳作、无荒无嬉,在与天地万物的迎送往来中身心得到来归依与安顿。其眷恋的不是金戈铁马的扩张与冒险,也不是一味追求名利与富贵的世俗群落,而是和平安适的田园生活,醉心于浓情馨意的家园诗意。由此而论山水画旨在表达人文意义上的家国情怀,它不同于西方的风景画,也不同于摄影术。山水画又是艺术家最为朴素的描绘家国胜景的一种表现方式,它不仅饱含着艺术家强烈的思乡爱国的情感,同时承载着人类永恒的精神诉求。

 

DSC_0204

 

以上的这些论述都是从朱正发先生的山水画中可以清晰考察出来的。由此可知,他的山水画创作能以此格局来构建,在当下画坛实属少见。朱正发先生年未及花甲,可谓年富力强,其山水画艺术成就斐然,以此发展态势,一以贯之,必有大成。

(作者简介:卞瑞,同济大学哲学博士,中国美协会员)

 

DSC_0202

 

DSC_0200

 

 

 

DSC_0549

 

DSC_0545

 

DSC_0405

 
(文/小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5-23 10:05:03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33492     评论:0
免责声明
• 
本文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arthuajia@163.com
0相关评论